188体育急求创意升学

  时至今日,立场强硬的两国仍然无法就纳-卡问题达成共识,小规模武装冲突不断,彼此之间的以血还血的积怨仍然没有化解。可以说,在纳-卡问题得到彻底解决之前,亚美尼亚和阿塞拜疆都将会是对方心中几乎不可原谅的仇敌。由此看来,姆希塔良决定不参加在阿塞拜疆举行的欧联杯决赛,实属为了保全性命的无奈之举。

  位于阿塞拜疆西南部的纳戈尔诺-卡拉巴赫地区(以下简称纳-卡地区)长期以来都是两国的争议地区。近代以来,为了遏制信仰伊斯兰教的阿塞拜疆,控制这一地区的俄国人扶持和他们同样信仰东正教的亚美尼亚人。得到沙俄撑腰的亚美尼亚人开始欺侮阿塞拜疆人,阿族人在当地的生活一度苦不堪言,两国之间的深仇大恨从那时起就已结下。

  另外,阿塞拜疆本身就是一个足球环境并不稳定的国度:阿塞拜疆国内尖锐的南北地域矛盾投射到了足球领域,导致位于北部的首都球队巴库内夫特奇与位于南部的连科兰哈扎尔队积怨极深,两队的比赛气氛异常火爆,伤亡事件时有发生,经常需要大批军警以维持秩序。

  随后,这位大使还翻出了姆希塔良的“黑历史”:“姆希塔良此前曾经去过纳-卡地区至少一次,那里属于阿塞拜疆,而他当时到那里去根本没有得到批准。本来那些被列入黑名单的人没有机会获得我们的护照,也不能来阿塞拜疆,但是姆希塔良的问题已经解决,他可以来。是他自己选择了拒绝,我们绝对会保障他的安全。”

  时至今日,立场强硬的两国仍然无法就纳-卡问题达成共识,小规模武装冲突不断,彼此之间的以血还血的积怨仍然没有化解。可以说,在纳-卡问题得到彻底解决之前,亚美尼亚和阿塞拜疆都将会是对方心中几乎不可原谅的仇敌。由此看来,姆希塔良决定不参加在阿塞拜疆举行的欧联杯决赛,实属为了保全性命的无奈之举。

  1990年由塞尔维亚的贝尔格莱德红星队和克罗地亚的萨格勒布迪纳摩的比赛而引发的萨格勒布球场大骚乱,以克罗地亚球星博班飞踹警察的一幕而闻名于世,这一事件被许多人认为是克罗地亚战争的导火索;而1969年萨尔瓦多与洪都拉斯之间爆发的足球战争更是以足球为借口,导致了两国长期积怨的爆发、民族情感的极度宣泄,以及战争的灾难性后果。

  1990年由塞尔维亚的贝尔格莱德红星队和克罗地亚的萨格勒布迪纳摩的比赛而引发的萨格勒布球场大骚乱,以克罗地亚球星博班飞踹警察的一幕而闻名于世,这一事件被许多人认为是克罗地亚战争的导火索;而1969年萨尔瓦多与洪都拉斯之间爆发的足球战争更是以足球为借口,导致了两国长期积怨的爆发、民族情感的极度宣泄,以及战争的灾难性后果。

  随后,这位大使还翻出了姆希塔良的“黑历史”:“姆希塔良此前曾经去过纳-卡地区至少一次,那里属于阿塞拜疆,而他当时到那里去根本没有得到批准。本来那些被列入黑名单的人没有机会获得我们的护照,也不能来阿塞拜疆,但是姆希塔良的问题已经解决,他可以来。是他自己选择了拒绝,我们绝对会保障他的安全。”

  阿塞拜疆方面则更进一步,甚至质疑姆希塔良是不是别有用心。阿塞拜疆驻英国大使表示:“你不觉得姆希塔良做出了一个政治的声明吗?我感觉是这样的,大家认为姆希塔良的决定与他的种族以及球员身份没有关系,但是说实话,这确实有些问题。”



  5月21日,阿森纳官方确认,亚美尼亚籍球星姆希塔良将会缺席在阿塞拜疆首都巴库举行的欧联杯决赛。亚美尼亚和阿塞拜疆之间的紧张关系,让姆希塔良不得不考虑自己的人身安全。在领土争端、民族矛盾和军事冲突的政治背景之下,足球又一次成了输家。

  考虑到西欧国家对于共产主义的恐惧,这个决定实质上是英法等资本主义国家在新建立的社会主义俄国后院外高加索地区放的一把火,企图通过挑拨亚阿两族之间的矛盾,使跃跃欲试的俄国暂缓或者打消向西推进的计划,让刚刚经历残酷大战的西欧国家赢得喘息的机会。

  位于阿塞拜疆西南部的纳戈尔诺-卡拉巴赫地区(以下简称纳-卡地区)长期以来都是两国的争议地区。近代以来,为了遏制信仰伊斯兰教的阿塞拜疆,控制这一地区的俄国人扶持和他们同样信仰东正教的亚美尼亚人。得到沙俄撑腰的亚美尼亚人开始欺侮阿塞拜疆人,阿族人在当地的生活一度苦不堪言,两国之间的深仇大恨从那时起就已结下。

  阿塞拜疆方面则更进一步,甚至质疑姆希塔良是不是别有用心。阿塞拜疆驻英国大使表示:“你不觉得姆希塔良做出了一个政治的声明吗?我感觉是这样的,大家认为姆希塔良的决定与他的种族以及球员身份没有关系,但是说实话,这确实有些问题。”

  在姆希塔良出生一年之前的1988年,内忧外患的苏联再也无力压制其加盟共和国陷入民族主义的狂热:在苏联解体前后的数年时间当中,亚阿两国爆发了多次针对对方族裔的暴力活动乃至军事冲突。在1994年俄罗斯调停之前,双方冲突造成数千名军人和无数无辜平民死去,难民人数高达数十万人。

  但随着十月革命和沙俄的崩溃,亚美尼亚人的好日子也到头了:阿塞拜疆人开始对失去了靠山的亚美尼亚人展开疯狂报复甚至屠杀。十月革命后,已经在当地人口中占据多数的亚美尼亚人本以为巴黎和会将会把这一地区划归给亚美尼亚,但臭名昭著的巴黎和会却判定这一地区属于阿塞拜疆。